RIFT首頁 地區情報 職業專欄 職業技能 職業模擬器 解迷專題 製作專題 副本專題 戰場專題
[關閉]
[關閉]
當前位置:裂痕遊戲專區 >> 故事背景 >> 正文
裂痕 RIFT Online 遊戲故事背景介紹
發佈時間:2012年07月23日 14:17:17    作者:開心遊戲網    人氣:13758    進入討論區

歷史綜述

非凡的世界
世間諸界之中,純粹由源石構成的世界只有一處,那就是位於元素位面要衝的特拉娜。元素之力與源石交匯成形,讓特拉娜深受各大元素影響,因而地大物博,物產豐饒。

如果特拉娜的子民們懂得均分財富、共同抵禦外來入侵,特拉娜本可長盛不衰。然而特拉娜早已飽經戰亂,血色風暴與裂痕更將恐怖推至新的高點,世界正走向湮滅的邊緣。

 

 

埋沒的歷史
特拉娜的歷史動盪不堪。遠古時代,血色風暴的列位邪神釋放元素的痛楚,計劃侵吞世界,毀滅萬物。儘管邪神最終落敗,遭到囚禁,但血色風暴的影響卻仍在蔓延。惡果終於結下,邁修帝國的王子受到刈者諸神中最強大的一員——雷古洛斯的蠱惑。
重生者自歷史與傳說中復活,從血色風暴和位面怪物的魔爪下拯救特拉娜。為了確保明日的勝利,智慧的英雄應當以史為鑒,以免重蹈覆轍,力爭再鑄輝煌。翻閱館藏的卷帙,傾聽人民的聲音,瀏覽特拉娜的歷史吧。

第一章:血色風暴

 

創世之初,便有精靈,因此由我等訴說此事。
眾神起源與位面
最初存在的,只有源石。凡未觸及源石的,皆不存在。唯有源石形而無形,實而無實,傳導元素之力,又有若天地萬物。

在各大元素位面的要衝之處,眾神尋訪至一塊巨型源石,他們將其雕鑿為世界,定名為特拉娜。鐵匠鍛冶鋼鐵時,要揮動巨錘敲打鐵砧,眾神也操縱元素之力,撞擊那塊源石。他們打造出山川海洋、蔥鬱森林、天空飛鳥,還有萬物的歸宿——死亡。

主神將生命賜予特拉娜的子民,各大種族也信仰眾神。大地女神塔芙治下,有我等精靈守衛森林荒野。城邦之神巴洛特治下,矮人深掘地底,用鐵錘鋼砧建築城市。北方人類正直而公允,與持劍戰神西鐸一般無二。而在南方,遊牧民族同時崇拜多位神明。

萬物和平富足。若將特拉娜世界比作草原,其間最慘烈的衝突也不過風吹草低。然而這片草原太過肥沃,亦無人佔領。源石如此富足,地理又如此鄰近各大元素位面,世界還如此年輕,特拉娜已離災厄不遠。

環宇刈者
水手見到鯊魚的餌食,便說他見過飢餓的模樣。但透過鯊魚的黑眸,他才能理解飢餓的真意。血色風暴的本尊和特拉娜上的巨龍,便有這般差異。

血色風暴在宇宙漫遊,他們咬骨吸髓,撕裂星球,掠取源石。毀滅的步伐行至特拉娜世界,血色風暴以巨龍的形態,貪婪而狂暴地降臨在我們的世界。

邪神釋放出災厄與怪物。有些任性的凡人甚至加入巨龍的行列,希望重鑄世界,獲得超凡力量,在巨龍雙翼的庇護下立命安身。特拉娜在湮滅的邊緣顫動著,在血色風暴內部分裂前,世界幾乎要被那駭人的力量撕扯為二。

因慾而亡
五頭較小的巨龍已經在特拉娜實現了各自的野心。但最強大的那一頭,雷古洛斯,卻不願離去。他將整個世界囊入計劃,打算吞噬一切造物。於是,血色風暴的其餘巨龍倒頭攻擊他,戰鬥撕裂了天空。此時,特拉娜的子民已經重振旗鼓。

矮人敞開石門,在陽光下行軍作戰。南北人類並肩作戰。受他們英勇行為的鼓舞,我們精靈也撇開成見,走出森林,用魔法之光照耀新同胞,以強弓利箭對付入侵者。

逐鹿的狼群,在獵物死前不會爭食,因為那將招致滅亡。特拉娜的子民抓住了血色風暴鬆懈的空隙。儘管巨龍紀元已經延續數個世紀,但他們被憤怒沖昏了頭腦,難以聯手抗敵。隨後,偉大的英雄們羈押了巨龍。最終,雷古洛斯被流放至元素位面。

榮光重煥
寒冬迫使窮困的家庭抱團取暖,血色風暴亦然。正因血色風暴的肆虐,特拉娜的子民才會團結一心,聯合壯大。眾神一同構成了「守護神」,幫助凡人中的奧術大師構造「結界」,作為特拉娜的屏障,抵禦元素位面的暴怒。

矮人復歸山脈中的故里,仍舊敞開大門迎接賓客。曾在戰爭中使用魔法工學兵器的南境之民——埃斯人,戰後運用這些機械開疆拓土,築造輝煌的城邦制帝國。當埃斯帝國土崩瓦解,北方的邁修人接過旗幟,疆域遍佈九州四海。

而我等精靈,則分裂了。水晶瓶上的第一道裂痕,必將導致日後的粉碎。即便這並非特拉娜毀滅的緣由,恐怕也是第一樁徵兆。

 

艾斯帝國

帝國沙鳴

摘錄於埃斯史家——塞維亞‧拉菲克的筆記。

「我在爍光沙漠的遺跡勘探時,挖出一枚雕花銅板,式樣有埃斯古風。用微量的精煉源石照耀後,銅板展開,化作成串的圓環浮游半空,它述說起曾經的歷史。」

流沙易逝,萬物不長,但我們始終堅守。我們履行烈日與沙漠之道,在月夜騎行,自植被取水,為綠洲征戰。我們世代研習巫術,唸咒祈求雨露,尋找蔽日之所,殺死爭奪地盤的猛獸。

我們居無定所,十三隻部落往來遷徙。即便在那四海為家的年代,我們也有幾座城市美輪美奐:富濱城如同長灘上遺落的鑽石,魅力之都埃堡城以其堅不可摧的高牆聞名於世。

但多數埃斯人仍舊生活在沙漠中,在巨龍降臨時如同一盤散沙。巨龍信徒組織「金喉財閥」派人潛入艾寶城,自內部將其毀之殆盡。當我們談起這座魅力之都,滿嘴儘是辛酸眼淚。我們奮戰如同沙漠之虎,攻擊時爪利牙堅,撤退時隱於沙漠。但巨龍實在太過強悍。

姆卡依部落的一員,最早發現了驅動源石的方法。他從星移斗轉中獲得靈感,源石造物的魔法足以改變特拉娜。得益於技術革新,我們製造了對抗巨龍的戰爭機械。

我們用機械焚燒巨龍的軍隊,士兵跳進污泥的湖泊,勇士熔成結晶的形狀,甚至巨龍肩胛的鱗片也化為焦炭,他們的吼聲是何等淒厲。我們將血腥風暴趕出沙漠,封入墓穴,還援手聯軍驅逐巨龍雷古洛斯。

隨後我們鑄劍為犁,轉戰為商。我們灌溉花朵滋潤大漠、澆築琉璃鋪就道路、興建高塔抵禦烈日。

列王諸侯
隨著社會蓬勃發展,各大部落也在城邦定居,共同履行盟約。姆卡依部落在源石工藝上無可匹敵。庫裡提部落善築城池,可與矮人媲美。在阿金地區,我們埃斯人用生命修築奇觀,偉大的卡塔利部落光耀塵世。

巫王統御每一座城邦、每一位盟友、貴族和諸侯。但凡覺得合適,任何人都能拓張帝國的疆土。在林立光潔的砂石塔裡,傳出巨大機械的轟鳴。那是天才匠人用活鑽製作的微觀世界,奴役著元素位面的生靈,製造著操作簡易而威力巨大的兵器。

封神儀式與衰落
我們在多面堡舉行了封神儀式,因為——

「此刻,圓環的敘述聲呈現出微妙的變化。她此前是阿金人的口音,這會兒卻變成了卡塔利部落的方言。」——塞維亞‧拉菲克

——因為可怕的邪惡侵襲了埃斯社會。巨龍信徒已經滲透進奇觀製造的方方面面,我們需要強硬的手段,阻止他們腐化科學與和平,防範他們征服特拉娜的陰謀。列位巫王投票後,決定施展封神儀式,當時淚水打濕了他們的長鬚。

「敘述者的聲音變回阿金人口音,語調變化極大,彷彿卡塔利方言述說的段落是由另一名敘述者背誦的。」 ——塞維亞‧拉菲克

復仇的魔法巨浪沖刷我們摯愛的城邦,機械啞火,燈光熄滅。琉璃鋪就的道路開裂瓦解,魔法流淌的井源乾涸枯竭。埃斯帝國的中心——眾多綿延大漠的城邦,也陷入了流沙之中。

失去了先進的魔法工學,我們再度浪跡沙漠。從前的奴隸排斥我們,不願接納我們入境。我們只好向神聖盟友巴米部落尋求庇護。

在帝國最後的時日裡,人類中未受影響的蠻族自北方山脈而來。這些邁修人熱愛眾神,厭惡科技,他們的帝國井然有序,卻沒有奇觀。

埃斯帝國的奇觀長眠於風沙之中,等待著回應那些熱愛進步尤甚信仰的人們。

 

 

邁修帝國

為國王而戰
「喬斯提‧邁修國王倚著兒臣,一步步邁向王座,那是他統御塵世的最後一天。國王和王子皆身著戰甲。喬斯提國王雖然老眼昏花,握劍的手卻穩若泰山。他坐在象徵權柄的寶座上,說道:

埃斯人在低地建國,卻從未涉足群山。我們這群浪跡北方的邁修人是戰爭之子,驅逐的巨龍比其他種族都要眾多。當埃斯人在絲綢坐墊上尋歡作樂,我們卻在山谷峭壁間拚死血戰、彼此爭鬥,或與矮人交手,或與精靈纏鬥。最終,那些古老的民族也前來求和。矮人教會我們精湛工藝,精靈授予我們強大魔法。

埃斯人自古修築高塔,防範我們這些山裡人。最終高塔崩塌,大漠吞噬了他們的帝國。沙丘之上饑荒四起,避難所外邪教肆虐,那些惡棍為人民套上枷鎖,當他們是磨坊的耕牛。

各部族派遣信使前往高地,乞求幫助。我們給予這些使者應有的地位,以西鐸的名義招募大軍,裝備矮人的鐵器,行使大義的魔法。大軍自高山劍指平原。我們打碎猛獸的尖牙,焚燒龍奴的血肉,將暴君的頭顱高懸城牆。

為西鐸而戰
我們本要打道回府,他們卻乞求道:「留步!以勇氣和公義統治我們,讓我等不再卑尊屈膝。」我們自此執掌平原。凡抗拒我們的,便征服他們的領土。我們不願特拉娜有任何一處淪為巨龍的獵物。普天之下,莫非邁修帝國的王土。

「喬斯提國王在兩位兒子的攙扶下站起身來,腿腳有些顫抖,嗓音卻越發洪亮。」

我們侍奉持劍戰神西鐸,也敬重守護神的諸神。敬大地女神塔芙,我們放手森林的統治權,偉大的巖木林也不例外。敬城邦之神巴洛特,我們用岩石和白木造城,未曾施展違禁的魔法。最宏偉的便是嗣恩港,沒有城市能與之媲美。

為眾神而戰
我們以海洋之神桑提克的名義,從嗣恩港派遣商人出海,他們往來於遍佈風暴的海洋,與遠方的陌生部族交易。我們為心靈女神瑪唐帶來榮耀,國境之內和平富饒。城市裡燈光奪目,樂聲不絕,平原上動物遍佈,供人捕獵。在我們的監督之下,邪惡的勢力已經不成氣候。

我們高舉戰旗,擂打戰鼓,所向披靡!
我們揮舞利劍,執掌權杖,統御萬物!

我是喬斯提,千年一系的王族血脈,無人膽敢罔顧我的命令!我任命你,吾兒阿賈克西,千年一系的王族血脈,接任我的王位。

邁修帝國的新王啊,我將離你而去,追隨父輩的腳步,在戰神西鐸的殿堂安息。我們的子孫後代,將會統治九州四海。

「語畢,他頭顱低垂,雙眼輕闔。喬斯提國王就此與世長辭。滿朝文武捶胸頓足、擊盾哀嚎,但老國王再也聽不見那武器的鳴響。如今,他的王陵與其父輩的陵墓相臨。每一位過往行人,都應該永遠匍匐在他的腳下。」

 

 

邁修內戰

摘錄於阿賈克西‧邁修的戰時筆記。
片段一
我是阿賈克西‧邁修,千年一系的王族血脈,近日正在圍攻皇弟薩拉夫治下的帝國明珠——嗣恩港。這座城市富可敵國,可薩拉夫不但拒絕帝國的擴張大計,更妄圖謀權篡位。他雖然傲慢無禮,卻依舊是我們的兄弟。邁修人啊!當你們向子孫後代講述這段歷史時,請記得,當我注視著投石車拋出的石彈劃破長空,魔法之火擊潰兄弟的長屋,心中是何等沉重。
片段二
我軍已攻佔嗣恩港,可全軍上下愁容慘淡。薩拉夫逃走了,還帶走了大多數貴族、一整支軍隊、每個身體強健的市民、幾乎整座城市的財富!城裡只留下老弱病殘(這類人也帶走了些!)和他的恐怖衛隊。衛隊裡的這兩百人用盡陰謀詭計,在我軍連續的突襲下,堅守嗣恩港足有三周。

調查後方才知曉,我的憤怒舉動早在薩拉夫的預料之中。幾個月來,他每天都派人假扮旅客出城。這足以證明薩拉夫圖謀不軌。

我下令處死留在嗣恩港的貴族遺孀,污穢的血脈必將斬斷!

片段三
到最後,眾神保佑!我手下的龍騎士抓住了跪在戰神西鐸雕像前的叛軍,在神像基座裡發現一處機關。打開後有一間裝滿財寶的密室,雖然只是嗣恩港財富的九牛一毛,卻也頗為可觀。我們取出財物,關入篤信神明的士兵,留他們在那裡向眾神祈禱。

薩拉夫掠走了多數財產,數量足以他僭越稱王。我們向農民、商賈徵收公道的稅賦,可國庫依然空虛。然而,這是必須的。我們僱傭南方的傭兵,對付薩拉夫手下的惡棍。我們委任年邁的導師奧菲爾,重建埃斯人的戰爭機械。眼下這計劃尚在保密,但有奧菲爾製造的機械開路,我們必將一統邁修帝國。薩拉夫擅長背後奇襲,可馬上就要人前露面,我會把他的頭骨插在戰旗頂端。

片段四
挨千刀的西裡爾‧卡爾瑪!我的傭兵和機械已將薩拉夫逼入絕境,他退守在日暮森林的城堡裡,那裡原本屬於我慘遭謀殺的摯友——阿爾弗雷德。當我的手下爬上城垛,本該護衛我的血腥巨劍西裡爾卻倒戈一擊!他揮舞我軍將士的頭顱,炫耀薩拉夫的力量,還打算刺殺他曾經擁立的國王!我出於戰略意圖立馬撤退!為了加快勝利步伐,我集中人手,命部下拚死前進,干擾西裡爾,生擒薩拉夫。眼見勝利來臨,我才離開軍隊,與可愛的奧絲蓓絲及臣子同行。
片段五
這怎麼可能?薩拉夫與西裡爾居然和高等精靈希拉的先遣隊匯合,在銀木森林擊敗了我的亡靈大軍。矮人族的博林和他們聯手,那些矮人否認我的地位,供給叛軍武器。甚至我那糊塗老爸的私生子——黑衣柯文也設法平息巖木林的戰亂。戰事所經之處,人們爭相加入叛軍。當我寫下這段,他們正集結在森林鎮,向我所在的方向進軍。

不過,他們終將大吃一驚。數個世紀以來,特拉娜大陸的統治者都是邁修國王的長子,我必將千秋萬代、一統天下。王師之外,我還坐擁亡靈大軍;除卻魔法,我還有自以為是的老蠢貨奧菲爾製造的機械。在我居住之地,就存放著一輛特製機械。

我還不完整,我的生命尚未圓滿。我要撕裂長空,我要那另一半與我同在。想想吧!我已得到許諾,我那另一半將來自最為強大的終極生物。很快,我將與他同列。

而我,終將成為至高無上的我們……

1
0
0
0
0
0

超贊

期待

支持

很瞎

翻桌

懷疑
0